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活靜

舊年區選時,製作了一份小區報,取名「慢活」。名字源自Carl Honore於05年出版的書本,顏湘如譯,一絕!

慢是快的相對。作者的中心思想是 -- 都市人與其急速快活,倒不於輕鬆慢活。

近排損友經常摟玩,一眾人不是地主、睇戲便是夜蒲,一晚裏頭「幾合一」也見怪不怪。

昨晚橫起心留守家中看美劇。一個人躲於房中,慢慢的、靜靜的,感覺良好。從此決定在個人字典中加插一詞 --「活靜」。

昨晚的活靜:AMC TV的Mad Men,去年Emmy Awards的Outstanding Drama Series得主。



這是片頭,其餘的,看完再說。

Tuesday, December 30, 2008

Happy New Year

A New Year present for you.  Please click here.
This is a recording I did for HKreporter.com, as well for my friends.
不是什麼創作,只是合成之作。
人生實苦,快樂人間。
Happy New Year

物慾強

早排在某一戶外「分唇」與「黑面之神」同場。當日他戴了一副令人遜間心動的太陽眼鏡。上面印住一個好鬼大個「OAKLEY」字。
上網搜尋,得知自命「過氣潮流教夫」果然名不虛傳。過氣是真,潮流又對。墨超是80年代貨仔,不過是'08復刻Collectors Edition。
物慾上升,火速巡舖。
話明Collectors Edition,又得「過氣潮流教父」之流追捧,香港當然缺貨。
時日過,物慾降。
昨天損友突然來電,話在某某舖頭看見,物慾又來。立刻到店check check。可惜只得悶色。
一方有慾,但願各方𥄫𥄫。如得知以下貨品下落,請舉手。
Oakley Frogskins Collectors Edition
Matte White w/ Gold Iridium

Monday, December 22, 2008

高低之分

Whose feet are they?Kobe Bryant's.
The picture is worthy to talk about because these shoes are the lightest on Earth at 11.6 ounces and they are tailor-made for KB by Nike.

(a picture I look at Nike's flag shop in Beijing)

What makes it the lightest?  It's low-cut design, which is different than those you usually see on courts.
KB said he enjoys low-cuts.  He simply wraps bandages on his feet for extra support.

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Where does my time go?: The Tudors

舊年聖誕,看《The Tudors》Season 1。今年差不多時候,再來Season 2. 

早兩星期,在HMV看到Season 2,立刻拿起,隨後又放低;十集賣300幾,仲要係尾嗰隻,實在貴得很!奈何心魔敵不過好看的權力鬥爭電視劇(雖然近期都有好看的權力鬥爭電視台),兩日後折返,還是乖乖付錢。

The Tudors 有政治,有歷史,有劇情,有good lines,有sex scenes,有靚景,有演技。仲想點?!
One of Christmas' possible spendings. 

如果我有子(或女)

如無意外,今天之內,我將從此多一個身份,成為別人的「叔叔」。

在家中,我一向被稱為異常的那位,(不如叫自己做X-Men或Hero -- 這兩稱呼有型多 =D),所以,當全家人都不反對嫂子產後專心揍女的時候,我的「異見」又來了。當然,經多年訓練,我還是學懂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處事方式,心想不宣。

如果日後我同時有老婆同仔或女(這句說話頗技術性地有趣 =p) ,我一定希望/讚成/推動她有自己的事業。原因簡單得可以:任何人不應將自己的生活、工作、未來全投放在同一東西。我經常替那些生仔後,便全心揍仔的太太擔心。不要說到三長兩短這麼大件事,只要將來子女有什麼行差踏、背棄脫離,她們也夠「血本無歸」。

要知道現在大部份夫妻都奉行一孩政策,唯一的一個有事,便不能再寄望另一個。再加上,如果一位女仕多年來只投放那麼多時間在同一人身上,那份寵愛肯定更甚。

題外話:
昨天高等法院否決內地孕婦(香港人配偶)在公立醫院應獲本地孕婦同等費用的司法覆核。我認為這是一種歧視。看看以下的屬於浸會醫院的價目表:
幹嗎內地孕婦需繳$40,000按金,但外籍人士可獲等同本地人的代遇,即$6,000?!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08

消失了的專名號

「波蘭斯波拿巴達到了希布萊市的格萊達爾思酒店...」

以上是虛構的句子,但這是我讀完每期浦澤直樹的《Monster》後的感覺,好辛苦。主要原因是那些源自歐洲的譯音名字真的很「翹手杉口」。名字是名字,沒有辦法令它容易上口,但還是有方法幫助讀者閱讀的 -- 就是加上一個標點符號:專名號。和逗號、句號,這些標點符號的用途一樣:方便讀者。

自知中文水準偏低,白字無處不在,但我對標點符號的用處,還有些少要求。因為懂得與否把它應用,不是根基的問題,而是邏輯的分析。

年前看過Lynn Truss的《Eats, Shoots and Leaves》,作者批評現在的人都不懂標點符號,令文章的意思被扭曲。熊貓某天進入一間餐廳用膳,進食(eats)後,他開鎗向在場食客掃射(shoots),然後離開(leaves)。事後,警方拘補熊貓問他犯案的原因,熊貓說他看字典有關熊貓一字是這樣解釋:Panda eats, shoots and leaves。原來字典的編審加多了一個逗號在eats和shoots之間,結果原來的句子 Panda (熊貓)eats (吃)shoots(竹)and(和)leaves(葉)被徹底改變。(關於亂用標點符號的場口,在電影《九品芝麻官》內亦有。)

外國是這樣,香港也逃不了。感嘆號被用,專名號更加消失了。

你可能問,這麼清高,那為什麼我的文章又不有專名號?是的,我沒用,因為不見blogspot有提供underline的功能。

Eats, Shoots and Leaves by Lynne Truss

Tuesday, December 16, 2008

亞視

上星期四在節目的其中一個tag是關於亞視的,tag的歌是關菊英的《無心害你》,電視配電視,用意明顯不過;但勢估不到,不出一星期,「亞視風雲」比戲劇更戲劇性地發展。

關於亞視,最開心的莫過如倪震,因社會焦點可以暫時離他而去。我也開心,因為倪周張的消息實在「事不關己」得過份。現在,大家終可討論一些有意義的東西。

我無意對「亞視風雲」寫一篇「拆局」文章,反正理由呼之欲出得緊要。關於事件的唯一疑問是:為什麼黃維基於晚上的「反辭退」聲明不是由個人發出,而是經由城市電訊呢?答案可能只是簡單如黃純粹「搵啲靚」幫手搞掂; 又或,根本有此至終,黃雖以個人名義入主,但還有一些關於亞視和城電之間的檯底協議,沒有向外公報,現在只是兩間公司傾唔掂數?!不肯定。

不過作為香港觀眾/市民,我們是否應有意識的向亞視說「不」,甚至乎杯葛亞視?!理由是黃維基在過去數日的言論,明顯有違中方意願;結果,想改革的改革不了。既然中方高調用「經濟干預政治」,利用亞視成為北京喉舌,我們便需向所有商人清晰表達「做中央台的,我們不會看」。如果商人甘心同自己荷包勾氣,我們沒話可說。不過,歷史告訴我們,任你愛國如陳永琪,最後也不得不向現實低頭,把亞視賣盤。

今天杯葛亞視,就是向任何「將來有意成為亞視主人的商人」說:不要癡心妄想,又可討好中共,又可賺錢!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遲來的分手信

親愛的思域

對不起我的分手信來遲了。但,這還是一封分手信。一封給情人的分手信,並沒其他。

過去跟別的情人分手我總慣在分開那刻一併把分手信交到對方手中今次卻在與妳分別後才書寫。又或許所謂的遲來只是我個人的主觀判斷於妳的標準這分手信一點也沒遲。我是知道的。和妳相處的兩年多妳總比一般人「慢活」。

妳常說我們溝通不足,為了不使這不足變成我們分開的最後印記,所以選擇寫一封信,向妳表明心跡。況且,我知道妳對沒有白紙黑字的東西,是不能理解的。

請不要怪責自己我們的失敗全是我的責任妳沒有變只是在開始時候我沒有好好了解妳。

記得我倆當初相約於城大彼此也帶點害羞妳還嚷著不要向其他人說起我們的協定蜚短流長會影響我們正在萌芽的愛。難得得到妳這被外間形容為神一般的錯愛我當然信任妳。妳說妳喜歡「雙頭馬車」這招式是可以一主外、一主內卻原來妳已準備讓一人之力擔起對內、對外的一切。那勇於負責任的舉動我還有埋怨的理據嗎?我明白當初「雙頭馬車」的誠諾只是想給我多點遐想的空間。

那天妳說喜歡我們穿情侶服上街那件妳找什麼專業好友......在左右兩邊分別有紫綠兩間的......妳知道嗎男人是很怕這些肉麻舉動但為了滿足妳我還是會穿上縱使那套衣服平傭得很記得有次妳對我沒有按照妳的意願在「出街」前向妳展示我將要穿的衣服而大發雷霆說我不忠於彼此的誠諾沒有一條心的堅持我是多麼的歉疚。

縱使妳從沒有說出口但在這兩年多的交往我感受到妳紆尊降貴我這蠢東西又怎能明白每逢妳出入大少公開或私人聚會均沒有穿上那套我們約好的服式甚至連我們的定情標記也捨棄的真正原因呢?從前不明今天看過八卦雜誌的封面終於有點媚目。原來妳想像倪先生一樣刻意製造事端來試煉我們是否能像他與周小姐的關係般經得起考驗。

妳喜歡小孩我也一樣。妳善良但我殘忍。眼看著未出世的嬰孩患上約翰朗頓唐氏綜合症我寧可老早將她打掉。而妳的惻忍還使妳落力把她栽培,甚至甘願犧牲自己,躲於背後成就她的仕途。別人說她樣子甜美可惜我們不是要她當歡樂小姐這工作其實很適合她因為不需用腦不過TVBATV最近也在裁員);別人說她非常勤力我也同意所以我有想過聯絡相熟的動物權益組職看看他們能否可如大嶼山的牛隻般拯救她。

時間一日一日的過去,有人肯定過她的功績嗎?是的我們的誠諾中沒有白紙黑字說明我們對下一代的要求所以妳是大可按照妳自己的意願作妳喜愛的個人決定。為了妳我甚至在九月的那一個星期天,放棄自己的意願投妳所好。

說真原來我不太了解妳從不知妳是王菲的歌迷尤其愛聽她那首「一人分飾兩角」。所以十月的那個晚上,當妳在落力唱好此曲時我還公開批評它的不濟令妳尬與不悅。沒關係吧反正擁護妳的大有人在一時間我還真以為自己在參加王菲的歌迷會。

從那晚起我知道有更多人比我更懂得愛妳。我開始懷疑我們的將來。

妳高山我深海。妳的高尚情操顯得我只會根根計較。妳能言善辯就像那次妳對「deposit」的演譯令我嘆為觀止妳刻苦耐勞明知內裡百孔千瘡還對外死撐妳用人不疑義無反顧地起用受薪於妳的助理為我們辦事,讓他們身兼數職。妳高人一等每當我提出疑問時妳總能以另一角度理解/判斷然後提出超越我所能理解的答案。妳用心良苦在我們第一次搏鬥缺乏經驗之時還不斷為我們加磅鍛練我們。妳寬宏大量不計那些依妳名義只為自己仕途而上位的人的目的慷概地助他們登上直昇機一飛衝天。

我要感謝妳感謝妳在我迷失的時候讓我知道好在仲有你置身事外。感謝妳讓我明白妳真的無處不在,除了出現在告士打道和清水灣道還在妳的公道。感謝妳讓我明暸美麗的東西只能遠觀不能近望。感謝妳讓我確認世上艱獫之人何其多

請不要為我擔心。在沒有妳的日子我會好好生活下去充實自己。最近兩天我開始看《The Tudors Season 2它讓我明白好人不一定做好事、坦白只被視為不忠、忠誠只會被人利用、好心只被當作多事。未來的日子我還會重溫George Orwell的《Animal Farm我想我現在會有更深刻的體驗。

妳以妳的外表自豪,請妳繼續每天「執正」。妳要努力為妳作當家的夢想而奮鬥。依現有當家的處事和作風來看妳是大有條件繼承的。我在遠處祝福妳。保重。

 

讓妳失望的

雨陽 上

2008年12月10日

Wednesday, November 5, 2008

我的惹笑媽媽

阿媽很煩,但也不失有趣。

尤記得年前,晚飯時說起年青藝人收入,她說:「嗰個邊個都搵唔少啦...嗰個咩祖兒...咩祖兒。呀,係,黃祖兒。」

今晚說起新一齣James Bond幾時上畫,她搭訕:「哦,新嗰套呀嘛...負離子...」

「負離子?!」眾人錯諤。

「呀唔係,粒米。」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中國人的老毛病

晚上,不停地鬥地主。幾乎每朝不到三四點,也不罷休。終於明白當年地主們為何那麼慘烈!地主一旦開始被鬥,人們便樂此不疲。

什麼東西,落在香港人的手裏,也會千變萬化,各班朋友各班例。我玩慣的是三個人一副牌; 太多牌,感覺不爽,像撥扇。

喜歡鬥地主多於銼大Dee,因為它多了一份背景。它是當年一種反映社會狀況的民間活動。難得中國人有這樣的幽默感,將當年悲壯的一面化成遊戲,變成現在的娛樂工具,當然要捧場。

昨天看朋友在寫中國的感想文章 -- 文明進步是重點,鬥地主這些階級鬥爭已不被提及,但這是否代表問題並不存在?

昨晚,看了一場謊謬的選舉:謊謬的制度、謊謬的人選、謊謬的現實。

今天,看了一篇選後感想,總括了階級鬥爭的現實:又是權位和權力的不能妥協;又是一個中國人的老問題"一山不能臧二虎"

Monday, October 20, 2008

What have I been doing lately?

It was 20 days ago since I last updated this blog.  What have I been doing?

I am busy importing...importing songs into itunes.


Up till now, there are already 11,130 songs.

Not so surprisingly, I have Andy Lau's the most.  He has 3.59GB in me over all these years.


很多時,我們只想不停地重覆一些工序,什麼都不想,只管做,repeat又repeat。

這麼多年的回憶,64.7GB,值120,000元。

Tuesday, September 30, 2008

出火

成年男人做以上動作,只能自發行動,無須假手於人。何況,早兩日有人跟我說:「仲出暗瘡,好耐無出火呀?」
想想,又確實有好幾個月暗瘡沒有成功爆發,或許真的須要作相應行動。
把心一橫,決定從抽屜拿出去年自己的best buy -- 來自台北淡水的牛角 -- 來一次「大出血」 -- 刮沙。
刮沙的過程非常痛苦,特別若你選擇由別人來「操你」。人選尤其重要,你只可找職業高手或你不介意於他/她面前坦露的親蜜愛人。
基於自己不想貼錢買難受,亦尚未找到不介意近距離觀賞自己如厠以外,最赤裸裸反應的人,所以,我選擇自己出火。
自我刮沙,是一項非常吊詭的行為。首先,你要於冤痛處來回用力。少力不行,大力不爽,唯有力度適中,才有效果。
向自己「施暴」,其實不是沒有經驗。試過連續60日,日日做gym(期間只缺席3日),又多次喝下那些苦不砍言的廿四味。過程雖然苦,但既然苦盡甘來,又何妨。而更重要的是刮沙過後,又有一份莫名的成功感。有想過嗎?辛辛苦苦完成數年大學,沒有表證,唯獨是那張cert才為自己帶來一點穩陣感。那些又紅又紫的紅印與斑點,就像那張cert。
來吧朋友,多點出火!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水蒸氣(意:激氣的氣)

今日起身沖涼,臨尾階段,水壓竟然驟降,心知不妙,拿拿淋埋尾。
事後,移到洗手盤洗面,水喉真的「無水」。

「無水」- 見怪不怪,皆因近幾年長期處於如斯狀態。
但屋企無水,有點奇怪!又不是雷曼兄弟,怎的一下子,完全缺水?大澳嘅朋友,可不可借啲嚟用,琴日見到你哋個個成屋都係。

看電視,見到手持迷你債卷的苦主,你點估到佢個樣會有幾百萬身家。而且只係放喺債卷嗰道,其他地方未計!

呢個時期,邊道有水邊道冇水,邊個知道?

我不是早早說過,銀行的真正作用「不是累積財富,而是累積人龍」嗎?
人云亦云,東亞執笠?!人哋有400億資產,蝕嗰區區4億雷曼債券,還有396億淨!99%呀!你個仔考試有99%,你笑都嚟唔切啦。
都好,當琴日幾百人打緊蛇餅嘅時候,我就有如有幾千萬存款嘅尊貴客戶咁,大搖大擺咁行入銀行 -- 哈哈,因為我「雪中送炭」地走去入票。

本想放一張年初我在Lehman Brothers門口影的照片作結,畢竟這現也被視作世界違產,但自從上次電腦Hard Disk重置之後,有些相片和Lehman Brothers的資產一樣,同時人間蒸發。消失得無影無綜。

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萬事皆因緣

萬事有序,別太執著,看透便好。

I'll see you again at the end of the story.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我不代表公民黨 之 不必和解 不必泛民

最近看了很多討論文章/留言關於公民黨和社民連的恩怨情仇;作者有些是有名有姓的學者,有些是身處其中的(侯任)立法會議員,更多是真身不明的網民。各有表述,很不熱鬧。

學者的文章,大多以分析為主。其餘人士的取態大致可分3類:
1. 支持公民黨 - 不滿社民連於選舉期間發炮功擊
2. 支持社民連 - 鄙視公民黨的所作所為
3. 大局為重 - 希望雙方停戰,集中火力向建制開火

我不打算論述自己對每個小節的看法,因為我所認同或否定的觀點,其他人已經說過,不需重覆。但觀乎現在的形勢,倒有感想。

如你是上述3.的支持者,我想你要失望了。雙方支持者現時的態度,存在深層次的不協調。惡言相向的程度,絕不遜於批評民建聯或其他建制派人士,或有過之而無不及。若要雙方互相諒解,短時間,甚至在看得到的將來有如天方夜譚。

失望?或許吧。世事不能盡如人意,合不來的個案,比比皆是。那民主運動的前路,豈不是渺亡的很?!

又未必。

泛民是什麼?

泛民是一個緊密合作,但鬆散的聯系。過去多年,除了大是大非的議題有投票的協定外,其餘議題,各自為政。只是大家的基本理念相近,在很多民生的議案中的投票取向也不會存在太大偏差。

o6年,泛民正式多了兩個新成立的政團:公民黨和社民連。25個泛民議員,7位是功能組別的代表,其中民主黨有2席,公民黨2席,獨立的佔3席。從那時直至選舉前一刻,25人當中,沒有一個否定過功能組別同療存在的言論,更加沒有任何一個政團被「自己人」批評;這個「聯系」尚算合作愉快。過去兩年,在議會中相安無事,期間亦合力推動/反對某些議案。

但事情由選舉開始急轉直下。

公民黨的功能組別候選人被批評為「面目糢糊」,縱使民主黨亦有同等策略,但兩黨好像分別活於人鬼世界,公民黨的功能組別侯選人被別人視為鬼一樣恐佈。而更重要的是馮檢基、李華明、梁耀宗等傳統泛民中堅份子,一樣被人罵個不停,甚至乎,整個「泛民主派」,被改稱為「偽民主派」。一向(所謂)追求民主的人已被批定再沒有改變社會的能力。

理念有分別嗎?

選舉時,社民連主要區別和對手的分別,很少時間陳述自己的主張。辯論中,他們稱理念全部記錄在書刊中,我只隱約記得他們提及支持全民退休保障、最低工資、提升生果金和回購領匯。

這些議案,過去多年反覆辯論,來來回回,今屆事必再來。

除了回購領匯外,記憶中沒有泛民陣型人士曾經投票反對/不支持上述其餘三項。相信在有沒有新人加入的情況下,「泛民」或「偽民」的立場和社民連也沒有分別,以往如此,相信將來亦然。議員是向選民付責,不會以「敵人的敵人即自己的朋友」方式行事,而刻意和別人持相反意見;新人改變不了他們一路以來的信念。

面對現實

現時有三個現實: 
1. 舊有模式運作正常(至少現時的當事人同意)
2. 希望加入的新人諸多不滿
3. 在沒有協定下,主要題案的投票取向仍然一樣

在這現實下,我看免強冇幸福,不必同床異夢,乾脆各有各行事算了罷。至少大家明白大家不在同一條船,不會對對方有存有寄望,而產生更多議案外的爭拗。

況且,製造新的文化比改變舊有文化容易。名稱,只是一個稱呼罷了; 新加入的人大可成立「偽民」以外的聯系,以自己喜歡的名稱為市民打拼。如果理念和方法能取悅別人,比偽民更民主,哪怕沒有支持者與你同行?如果大家都認為自己的對手是曾蔭權,多少聯系也是一樣。

罵民建聯最無恥的人,在沒有和解之約,也能和民建聯的核心成員同檯吃飯。所以,我看不到罵公民黨豬狗不如的人,不能和公民黨同意向投票。

在香港的立法會的制度中,我倒想看看有誰能夠在建制下反天覆地改變現狀。

預告片做得精彩,現時等待正式上畫又能否改寫紀錄。

Tuesday, September 16, 2008

Do you really know what you are saying?

 不要說你們不知道於網上流傳,吉野家的片段是(涉嫌)強姦的罪証。

知道,仲要搵?!

揾到,仲要開?!

開咗睇咗,仲要說:「好慘」、「又冇搞錯」等批判別人的說話?!

知唔知道你們是在別人的傷口灑鹽,還義正詞嚴的去鬧人?!

頂你個肺!

Saturday, September 13, 2008

微軟,未完?

Microsoft剛在美國推出了兩條廣告片賣........賣........賣.........賣

係囉,賣啲咩呢?其實我真的不明白Bill Gates和Jerry Seinfeld想賣啲咩?!


4:30的長version


1:30的短version

這campaign秏資3億,其中Seinfeld的片酬佔了1千萬。

微軟,你還有什麼後著,你完了未?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選票是鈔票

「乜啲票係佢哋嘅咩?!」
-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陳偉業

這樣回答記者問他們是否搶了公民黨的票,我不能夠更同意。

選票從來不屬於任可一個候選人,它是屬於選民的。每人手中一票,在選舉時,按照自己的評估結果,投放於某一候選人身上。

情況就如我們將錢存入銀行一樣。我們把財產存放在自己信得過的銀行內,若有一天,發覺那銀行有異樣,我們可選擇把存款放在其他銀行處。如沒有一間信得過,便乾脆留在自己身邊。

但願社民連可留得住市民的存款。

Wednesday, September 10, 2008

Trying My Breast to 分析 Series 1

選舉後,有很多數據供分析。不同數字的組合,可得出不同點子。

今屆選舉有四個政團分別派員在五區參選: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和民建聯。而工聯會則在兩區參與直選。在1,524,249的選票當中,各政團於不同地區所得到的票數如下:

民主黨 = 312,692 (20.5%)
公民黨 = 207,000 (13.6%)
社民連 = 153,390 (10.1%)
民建聯 = 347,373 (22.8%)
工聯會 = 86,311 (5.7%)

而在地區直選30個議席中,

民主黨 = 7席 (23.3%)
公民黨 = 4席 (13.3%)
社民連 = 3席 (10.0%)
民建聯 = 7席 (23.3%)
工聯會 = 2席 (6.7%)
看看兩組數字的百份比,各政團的得票率和所得議席相差不多於一個百分點(民主黨除外)。這說明了,縱使比例代表制有它的不是,但也不一定對泛民不利。關鍵在於,是否懂得把握。

以民主黨為例,她們有20.5%的地區支持,卻得到23.3%的議席,以最少的支持而獲得最多的議席的角度來看,民主黨有得著。得著的原因是她們是唯一一個政團於同一地區分拆名單作戰,而配票行動使他們成為贏家。

雖然民建聯每區只有一張「水蛇春」名單,但如果在各區將她和工聯會(和九龍西的梁美芬)合拼為同一單位,那她們便得到29.5%(22.8% + 5.7% + 1%)的地區支持,而得到33.3%的議席( 或十席),同樣受惠於名單分拆的策略,而且效果更甚。

結論是分拆名單比單一名單有著數。但大前題是:必須有足夠配票的資源。

Monday, September 8, 2008

選後

官部美幸的《龍眠》有這樣的思想:每個人體內也藏著一種能量,看你是否把它發揮。
能量包括情感。情感在極喜和極悲的時候釋放,這能量有超強的威力。

一年內,參與三個選舉。雖不是每一個也全程參與,但總算全情投入。
選戰中的高低起伏,沒試過置身其中的,很難領略箇中真蹄。

選舉後隨想:
  • Fernando落選。用「雖敗榮」來形容,太「行」;那短短數分鐘,各人的釋放...原來真的還有希望。
  • Claudia差2000多票......
  • 票可輸,風度不能
  • 輸要風度,贏更要風度
  • LSD會製造新式選舉文化
  • 被騎劫了
  • Audrey贏了
  • 原來四年了
  • 選舉 - 內和外 - 都像行軍
  • 左右忠奸,選過的,都辛苦
  • 自由黨直選全軍覆沒,興奮但可惜
然後怎樣?

Saturday, September 6, 2008

什麼是童年?

沒有長大,便沒有童年。

我的童年包括Slurpee - 思樂冰。


小學番下晝班,五、六點放學便到亞拔諾道的7-11買嘢食。思樂冰是主打。還記得那時有軟雪糕、雪糕啫哩等,7-11獨家小食。

第一次食思樂冰時(那時不是self-serve,是店員在counter後的思樂冰機斟的),一拿到手,第一時間擰起支飲管,不知道飲筒的另一邊設計成匙羹型,便說:「支筒爛嘅!」瘀爆!

中學在溫哥華,7-11不是「梗有一間喺左近」,最近屋企的一間,也要楂7分鐘車。仲未識楂車,每日放學便對家姐的同學說:「Lynette姐姐,Slurpee, Slurpee!」

唔記得幾時開始,7-11再冇思樂冰,又冇紐紋雪糕...

直至,今年夏天,思樂冰再度上市

我現在每天也喝。


Respect

早上起床,扭開電視看消防員陳兆龍的告別式。

說不盡的無奈。生離死別,本是平常,但以這樣的方式離去,總教人心酸。

You're my hero.

尊敬的英雄,莊嚴的儀式。可惜,被不濟的記者毀壞了。

NOW的記者,你可否專業一點?!
現場直播,口窒尚可原諒 - 其實也不能,口窒到如此可怖的程度
你有晒rundown,點解唔可以預先諗定你大概要講咩說話?!喪禮嘅氣氛係預期之內,你係唔係可以諗好一啲詞語嚟用,唔駛好似係直播嗰時,咁字窮?!

我唔知你有冇聽番你自己嘅說話,你竟然可以話:好多市民聚集...欣ssss....
好彩你講到欣賞個「賞」字之前𢱕停,如果唔係......
不過你嗰半個「賞」字已經足夠需要你停職,再被培訓。

新興傳媒造就大量新聞節目,畢業不久的工作者,也走馬上任。在報導或撰寫新聞的時候,有幾多人,有了解幾多新聞故事的來龍去脈呢?我不知道。作為半個傳媒人,我只知道技術上,有很多還不入流。

寫稿吧!Fully script呀!如果說話不能為畫面增值,收聲吧!

你可以不尊重你自己,但不可不尊重你的職業,更不可不尊重「我們的消防員」。


晚上,看剪輯好了的新聞片段,我哭了。

Friday, September 5, 2008

誰的DNA出錯?

摸不著頭腦,推不斷的程式:

大班 = 補呔針

補呔惡夢 = 社民連

社民連站台明星 = 大班

如你想到答案,不用回答,星期日投票吧。

Wednesday, September 3, 2008

Starry Night

天色,慢慢地,由灰轉藍,鳥兒吱吱亂叫。
日光初露,人漸漸從四方八面擁上街頭。

十萬百萬,嫩的,老的,從城市的一端走到另一端穿,各有目的,各有故事。
加起來,他們有幾多歲呢?大概很大、很大、很大吧。

但是,任他們經歷再多,也不及天上的星星。

夜,有無數的星星,每顆也乘著幾千萬光年的時間到達地球。他們比城市內我們遇見的任何一人更豐富。


"I often think that the night is more alive and more richly coloured than the day," said Van Gogh. 

夜,比日更精彩。

夜,和更多有歷練的交流。

夜,難怪我喜歡。


Tuesday, September 2, 2008

"Surprisingly" Good

三日看了三齣"Written & Directed by" Woody Allen的電影。

1. Deconstructing Harry
2. Hollywood Ending
3. Cassandra's Dream

其中1. & 2.由Woody Allen自己演出。共通點是兩者分別有一些「看不清」的原素。Deconstructing Harry內的Woody Allen飾演一名小說作家,在戲裡,他自己虛構的角色不斷在他的生活穿插。Woody Allen透過和他們的交流,更加了解自己。

很喜歡其中一個虛構角色是out focus的,即是他永遠都是矇查查(不是mentally,是physically)和其他人完全不同。他總是不能融入其他人當中。名乎其實自身有問題。我雖看不清那個角色,但我看到自己。哈哈。

Hollywood Ending的Woody Allen飾演一名導演,在臨開拍一齣對他極為重要的戲之前一天,唔知點解,他盲了,連醫生都找不出原因; 大概是心理問題。結果,胡裏胡塗地他拍罷整出戲。
他怎樣拍成當然不是重點。因為結局是那套製成品作美國被批評得體無完膚,卻在歐洲驚為天人。是的,不能看清前路,但求做咗啲嘢出嚟,後果自然會揾上門。又是「行一步見一步」。

Cassandra's Dream秉成Match Point的思想,總之,意外隨時有,plan得咁多嗎?生命就是出奇不爾的,要出事嗰啲,偏偏健全,沒預計的問題,又唔知會係邊到嚟!

有啲人很喜歡比surprise其他人,例如,工幹完早一日返屋企,諗住比啲驚喜男/女朋友,結果都係失望居多。怎樣失望?你試過咪知囉!

Life is full of surprise. 

Surprise others, Surprise yourself!

Monday, September 1, 2008

寫得的人

"My intention is to steal a lot of your lines."
- Barack Obama

Obama被稱為近代史上最出色的演說領袖;以上一句是其中一個sound bite的例子。
在一個50人的籌款聚會中,他跟Aaron Sorkin這樣說。


Aaron Sorkin寫過American President和A Few Good Men等,The West Wing的始創者;當然他也有很多滑鐵盧作品,包括一般製作人期待的The Sports Night及Studio 60。

AS寫的對白的精警,難怪Obama也希望套用他的說話。

年初美國的編劇罷工,當然他也逃不了「放假」的命運。但未必人人都知道(可能包括他自己),編劇們經過長期的休息後得以覆工,全靠他。罷工期間,他和一群編劇聚首吃飯,中途他們打了一個電話給工會領袖,申明他們認同資方的建議,如果工會再不接受,他們或會在48小時內公開說明他們的立場。結果,罷工結束。

說了一些關於這個曾經被控藏毒的編劇,或許你還沒對他有多大興趣。但如果我說他即將編寫一齣電影劇本,一齣有關Mark Zuckerberg的電影呢?Mark Zuckerberg是Facebook的發明家。

Sunday, August 31, 2008

你還會許願...

如不是自己去年參選區議會,不會知道原來朋友中,沒有太多對政治感興趣。甚至去到一個地步,很多根本不是選民。自去年一役,和朋友說多了,讓他們明白多些,有朋友因此登記成為選民。今年的9月7日,他們會投下人生第一張票。

孔子曰:友直。那朋友們,我依心直說:「如你家住新界西,請投一號張超雄。」

和阿Fer認識不足兩年,第一次見面在立法會,印象深刻。

初次認識,少不免互相介紹。記得...
第一句,他說:「我是張超雄。」(ok,我知呀。)
第二句,他說:「近排唔係好同個仔溝通到。」(.......)

跟著他說什麼,已經記不起,因為當時我腦裏已在盤旋「呢條友攪乜鬼呀?」只是第一次見面罷,便和陌生人如此坦蕩,說的更是一般中國人忌違的家事。

這對外人根本微不足道的家事,我的解釋是他在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工作中,他想著家人。

去年八月,張超雄發起,為一群黏多糖病人籌款,幫助他們購買天價的藥物。我們在兩個月內「無中生有」,搞了一個籌得近百萬元的音樂會。事實,這善款數字與張超雄一點關係也沒有,絕大部份都是余若薇兩夫婦鍥而不捨的「𢱕人心口」。那時心裏不禁咀咒阿Fer:「人做議員你做議員,搞乜你一個有錢人都唔識㗎?!」後來想真,這正是張超雄的可貴。他不是傳統貴族,亦沒有當上議員後,而混入上流社會。他的時間,只花在傷健人士、低收入人士、申領綜援戶等弱勢社群上。

黏多糖音樂會後,張超雄說:「這是我入黨後,最有意義的一次。」說真,我同意。

今年,張超雄由功能組別,跳到新界西直選。兵行險著,大有機會落選。民調一路偏低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知名道不足。我說:「疚由自取」。因為,他從不搞gimmick,只懂和社會上最不被重視的人打交道。發言時,不懂說sound bite;做的,也是吃力不討好的議題。怪誰?

06年立法會罕有地開了近50小時會議,激烈辯論秘密竊聽的條例草案,差不多全部60位議員也有發言。會後,張超雄私底下說:「多想福利的議題,也得到同樣注視。」你知道嘛?議會內沒有很多人將弱勢社群放在工作的首位;那些問題很難為他們帶來光彩,更遑論選票。既然我們可以關懷四川地震,甚至南亞海嘯的災民,為什麼我們不為香港不幸的一群出力,支持一個敢為他們發聲的人物?!

朋友,或許你不再相信香港還有做實事的議員。
但如果你每年還會在生日蛋糕上的蠟燭前、在流星掠過的一刻許願,你便相信世間上還有「希望」這回事。請繼續相信,請相信張超雄。

Saturday, August 30, 2008

It's Liberal, stupid!

在街邊看見自由黨的Banner。你想怎樣形容他們:

a. 口不對心
b. 精神分裂
c. plain stupid

我說是 d. All of the above.

我不反對任何人:高官、從政人、有錢人、窮人、平民供子女到外國讀書。
到外國留學有很多原因,可以是純粹喜歡到外國生活,擴闊眼界,不想跟男/女朋友分開...等等等等...
離開香港,不一定是否定香港的教育。事實,港大,中大或科大的評級也躋身世界前列位置。以港大和科大為例,它們的MBA是高據Financial Times的頭50位。

問題是自由黨高層的子女也是在外國讀書,你寫句咁嘅嘢出嚟是自己用石頭𢱕自己腳趾,還是想隔山打牛?

再看,停車熄匙就是不想在不必要的情況下,製造更多二氧化碳,令氣溫再升。在酷熱天氣下,還得到豁免,不就等於火上加油嗎?!

By the way,  it should be 熄匙,not息匙

投票日,你想點揀?  
It's definitely not Liberal!

Luv yourself

A friend of mine asked, "Why would you always listen to ur programme?"

Well, the official line: It's how you know where to improve and do better.

The truth is: I really enjoy listen to my show.

Haha...What a narcissistic guy!!  I guess if you don't fall in luv with your own work, who would?

連自己都不愛,怎可......?! 

Monday, August 25, 2008

不寫得你

看似剛開始的京奧,轉眼便已閉幕。

過去兩個多星期,看著不同的比賽畫面,想起四年前的奧運,我們不又是坐在電視機前,看著同一比賽嗎?項目依舊,只是選手不同。

了解你是一個怎麼的人,不想為你加添麻煩,所以絕少向別人觸及你...

還是,不寫得你。

What do we believe?


寫完一篇《最強是誰?
》後,看到無線的新聞部做了一個有關中國是否「體育強國」的小專題。

我說:「當然。」

一個國家奪得100面獎牌,當然是強。問題是:中國是否最強?

這個我不確定。如以大家慣用的金牌總數來算,中國一枝獨秀,但以獎牌數目來看,還不及美國。

其實,用什麼方法來排名也沒大相干,只要「名符其實」便可。如以金牌總數,便稱它「金牌榜」,不要名不正,言不順地說「獎排榜」。

其實,我喜歡「獎牌榜」。

還記得我們不是說:「體育在乎精神。」「金銀銅只是顏色的分別。」「每一位得獎的運動員都是勝利者。」

金銀銅應視作等同。

蝙蝠俠說:葛咸城需要一位正義的icon,讓大家還信有希望存在。

我們也應我們保持一份信念,一份讓大家繼續拼勁,相信付出比結果重要的信念 -- 縱使我們知道世上並沒有這一回事。

Sunday, August 24, 2008

浪漫.風暴

一對新婚不久的小夫妻,趁天賜的假期,把握難得的美好時光,走到沙灘漫步。一步一步往前的身軀,於細沙上留下兩人的印記。沙上的足印,彷彿在告訴兩口子他們過去共同走過的歲月。此刻,他們手拖手一起踏出未來的路。

突如其來的衝動,小夫妻走進水裏,互相把慰藍的海水踐到愛人身上,很不浪漫......

但浪漫還浪漫,請不要在九號風球下於海邊進行。

縱使機會渺忘,我仍希望已失蹤兩天的男子早日被尋回。於岸上,還有愛你的太太在等你。

同時,我亦必須咒罵那些於風暴中出海玩耍的人。任性或不羈是可以,我從不紊嗇,唯不要自私。刻薄講句,你死你嘅事,但請不要勞動任何人務自己性命的險去救你。

消防員、救生員或任何人也有自己愛著和被愛著的人...


Saturday, August 23, 2008

有些人只為發洩

請看以下小事兩則:

事一、 我借了別人的車,比預定時間遲了5分鐘歸還。別人寫了一張「半鬧半寸」的字條貼在我房門,然後自己坐的士離開。
事二、 我拿了本應放在廳中的Playstation入房,別人想玩,但發覺機在我房。別人致電給我,罵一大頓,事後還是不肯將Playstation從我房搬離,接駁回廳中電視。

我不是狡辯的人,以上兩事都錯在我先。他們均大條道理鬧我一頓,但吊詭的是:

事一、 別人可打電話給我,問問我還有多久回來。如他有所行動,可免搭的士之麻煩和費用。
事二、 別人可自行將Playstation接駁回廳中電視,繼續消磨他的時間。

有些人不為把事情做好,只為加添自己的不幸,然後好向別人發洩。

後記:
商台主持盧覓雪最近「劈炮」,事緣有一天她想在節目中,就一件事講自己的睇法,卻被其他兩人以一貫「笑住笑住」方式疾住。結果,她選擇在餘下8分鐘節目,不發一言。節目後,她辭職。

Friday, August 22, 2008

M for Men, M for Marriage

Hallmark出名生產賀卡。但自從e-card流行,我真的懷疑它憑什麼還能屹立不執。今天找到答案。

答案:Guts & Creativity
這是Hallmark剛出品,專為Gay推出的結婚賀卡。

已很久沒有買卡了。為了它,我想買一張 -- 如果香港將同性婚姻合法化。

I love Hallmark.

Tuesday, August 19, 2008

外觀 vs. 政治

從來沒有看見一個滿意的中文翻譯,Spin Doctor普遍的中文名稱是政治化妝師。於其說「政治化妝」,倒不於說「政治包裝」。

包裝帶有美化的意思,一個有理性的人,在正常情況下,盡量讓自己最美麗的一面示人。至於美化一詞本身是主觀的,這關乎品味的問題。

曾經問過被某些人形容為「整容教父」的蕭定一:如果一個從事政治的人,外表太標緻,不會給人一個不好的印象嗎?
答案很簡單:「兩者其實沒有衝突。」

肯定的是,靚人容易被人接受。假設兩個條件一樣的人見同一職位,較靚的一位有極大優勢。茅盾的是,靚人普遍被人「畸視」。

「佢靚之嘛!」
「持靚行兇!」
...這些說話屢見不鮮...茅頭特別是女性。

靚 = 沒有實力。我不同意。
靚需要吸收,需要消化,需要技術。靚,是一門學問;但一個人不能停留於美化自己,而沒有好質地。只懂包裝而沒有內函,還是會露底。

政治更需要美化,因為太多有關的題目都是沉瞞。

美化政治議題,包括用字,腔調,願境。
美化政治人物。
我常說:「民主黨的人全是一個系列。」想真 -- 你會了解什麼是 DP Series。

每次選舉,還是有無數不坎入目的政治人和事在浮遊。

我們可以進步嗎?!

Saturday, August 16, 2008

GQ rules me

年初到紐約後,被那股氛圍感染,決定「要留意吓」自己的 fashion sense。
問題來了:自知不是一個時裝人,但發現自己的衣櫃竟比其他男 - 甚至女 - 還大。初步下了兩個定斷:

1. 太念舊 -  沒有狠起心腸丟哂那些「仍然啱著,但不會再著的衣服」
2. 單一而不協調 - 買衫時候,只考慮單一衣服是否好看,而沒有想它與其他服飾的協調

這是心態問題,技術因素還要解決。

發現GQ的網上版,很好。有參考相片外,還有大量articles談及details位。學識很多名詞。
更好的是他們很有心機,剪緝了很多不同類型,又有style的短片,有聲有畫,描術更準確。











最近,他們的GQ Rules系列,推出一輯"How To Be a Well Dressed Rebel in 30 Days",每日一段3分鐘的短片,教你簡單mix and match。

這是link:www.gqrules.com

Friday, August 15, 2008

最強是誰?

奧運獎牌每天誕生,一向聲稱:「奧運不涉及政治」的主持或其他人,也不斷提及獎牌榜的排名;有這麼一群沒頭沒腦的人在主持,難怪節目 -- 不是比賽項目 -- 總讓人看得搖頭嘆氣。

請不要說這是民俗的互相激勵!中國本身已包含20個以上的民俗。用國與國之間的驅分,除政治便沒有其他。
看看這作嘔的TVB,還得在自己網頁的當眼位時刻更新:距離2000悉尼金牌盟主 美國37金 還差XX面」

這是作嘔、是小氣、是狹偽。

再登入北京奧運的官方網站,獎排榜和TVB的一樣,都以中國領先。看真,我們只得37面獎牌,為什麼名次還比得43面的美國高呢?!

請看清楚自己寫什麼吧!Overall Medal Standing呀!不是 Gold Medal Standing!

如是「金排榜」還情有可原,但這是「總獎排榜」呀!

有時間再登入美版的YAHOO!看看,不知它們是正字正確,還是配合國情,它所列出的"Overall Medal Count",美國還是居首。

最強是誰?問自己吧!

Wednesday, August 13, 2008

樓上來的聲音

我住的屋苑其中一個單位是曾蔭權的祖屋。有人認為「曾蔭權效應」,令單位不多的大廈交投量頻繁。大廈交投量高,本身不值一談,但所帶來後果,影響深遠。

近一星期,樓上又裝修,每朝早未到十點便拆牆,開鑽。一向沒有五點也不上床的我,根本不得好睡。

難怪香港人和隔離鄰舍的關係不甚好。未搬入嚟,就搞到人冇覺好瞓,想對你留好印象都難。我知咁講有啲"long勵",無計,人係咁㗎啦。

Monday, August 11, 2008

Apple or Orange

在一次會議上,某人說到「侯選人」的支持率由原本的5%升至11%,我們應否認清我們在此期間做對什麼,然後再認定未來方向。

我說:「怎能將5%和11%的比較,那是兩個完全不同背景的機構所做的調查。蘋果絕不能與橙比較。」

某人說沒所謂,堅持。我沒他好氣,棄權。

好了,

兩天前在蘋果看到港大的民調:       今天在文匯的民調:
馮檢基名單 17.8 (-2.8) 涂謹申名單   15.5 (+2.13)
涂謹申名單 14.4 (-0.6) 李慧名單 15.0 (+3.12)
毛孟靜名單 11.2 (+1.3) 馮檢基名單 10.5 (-0.39)
李慧名單 9.1(+1.7) 田北辰名單   9.0 (-0.9)
劉千石名單 7.3 (+0.8) 梁美芬名單 8.0 (+0.57)
田北辰名單 5.6 (-6.9) 劉千石名單 7.5 (-0.42)
黃毓民名單 4.9 (-2.5) 毛孟靜名單 6.5 (+0.56)

看到吧,兩個機構的結果,因調查的機制不同,迴異極大。

我不是否定大家過去的工作,只是如果以沒甚基磋的資料去分析思孝,後果便不堪設想。

一刻.英雄

下午起床,扭開電視,想觀看郭晶晶跳水。
未見郭氏,先見螢光幕打出字句,嚷人不要到旺角。除大時大節外,政府極少呼籲市民不要到某地,記憶中,就只有世貿韓農示威那一次。心知火警嚴重,立刻轉到新聞台,一看心即下沉;兩個「我們的消防員」殉職。

打份工啫,為什麼要付上性命?!

今早,閱讀新聞,得悉原來兩名消防員是在捨己為人中,捨己為人。先是走入火場,再將自己的配備給予別人,而弄得自己一去不返。

心想:當他們決定將自己的氧氣罩給予別人那一刻,有否想過自己的後果呢?

我不確定。

再想:如果自己是他們一人,而又假設自己想到自己可能面對的結果,我想我不會將氧氣罩給予他人。

畢竟,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換取素未謀面的人,我估沒什麼人做得到。所以,我大膽假設兩名消防員當時並沒有想那麼多。在危急一刻,只想做好自己的本份:消防員的責任便是拯救我們的性命財產。那份責任是入血入骨,這足夠令他們被稱為「英雄」。

在奧運的開幕禮上,看見過萬名演出者瞼上散發出一股傻勁,落力表演;我猜當時他們一心只為做好自己的工作,哪管是舉旗、飛天、耍太極、還是跳舞。

當然,在漫長排練的過程,演出者一定有想過為國家爭光,威一次比世人睇。但在實際在表演的一刻,每人都只顧拼命幹好自己的部份,其他的,跟本不管理,也管不來。那一刻,只為做好自己。

結果,那夜是一個完美的晚上。

我們沒能力預測結果,因為那是充斥著其他不明因素。我們只能把握「那一刻」,盡力做好自己的本份。

做好自己本份,先講其他啦。


為別人逢獻生命的消防員被稱為「英雄」,事實,我寧可世上沒有「英雄」。

在這一刻,還是要多謝「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