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年終習作(2010)


去年的《年終習作》,以「睜開眼,期待中...」作結。一語成讖,2010下半年的絕大部份,每朝睜大雙眼,怒聽樓上樓下的裝修之聲。
縱使如此...

2010年:
  • 跟呼吸相近的人,成立【選民力量】
  • 公司開展多於一範籌;起步中,還須努力...
  • 購物已超越只為慾望,也為了健康。I am loving my Herman Miller and my Strida.
  • 年結前,看畢六個 season 的《Lost》; 懷疑它會強化自身的理念。


2011年:水也。液體。固體。氣體。千變萬化。

(2004年尾,手痕在台灣Yahoo!玩的算命。原來仲keep住)


Tuesday, December 14, 2010

踏著,很實在。

從大坑到灣仔,折返銅鑼灣,共5.9公里。

這是一個人多車多的城市,沒多少喘息的空間。
唯有在夜裏......跟你日間所認識的地方,感覺迥異。
有點像吳宇森的電影;置身於鎗林彈雨,沒有環境聲,只有「Over the Rainbow」作配樂。
就是有點抽離。

駕車的人,多愛關上門窗,和外間隔離,盡力沉醉於自己的私人空間。
踏著車,和聲音,跟陸地,很接近,真實在。

Tuesday, November 23, 2010

那個星期天,我這樣過...

從未寫過一篇關於食的網誌。今次開先例;理由是我真的過了一個很愉快的下午,至少一個early afternoon。

曼谷行四日,其實一點出力谷行也沒有,只是悠閒地渡過。唯一想真心記住的,就只有這一餐於Four Seasons Hotel的Sunday Brunch。


這格局,有齊平時你於自助餐吃過的食物:魚生、壽司、羊架、牛排、蝦蟹龍蝦,還有生蠔。


這是朋友一口氣吃掉20隻生蠔後的畫面。


除了以上,還有無限量的魚子醬、無限量的鵝肝、無限量的香檳。


魚子醬有黑、黃、綠、紅,四色。我吃了六大羹。


我跟朋友說:「如果今天以後,我從此變得膽固醇過高,也是值得。」鵝肝,我吃了六件。


由於時間關係,原本應該有足四小時的享受過程,我們用一個半小時消磨了。

埋單每人2700泰蛛,約700元港幣。


星期天,應該是這樣過的。


Bonus Round:


不知是否數杯香檳上腦,朋友突然發起在酒店pick up行李時,再來一round。結果,我們在下午四時喝了四杯tequila shot。


未完...到了機場等上機,再去酒吧,追加兩杯,和一杯tequila啤酒bomb。

最後,一覺醒來,人已在香港國際機場。

Tuesday, October 26, 2010

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選民力量】搶不了民主黨的票

自從【選民力量】正式啟動,引起廣泛討論。這証明了政改方案雖已通過,很多人至今仍耿耿於懷。

【選民力量】著重政治道德;如果一個從政者公然拒絕履行自己的選舉誠諾,而又得不到選民的懲罰,那麼,我們還有爭取普選的理由嗎?!

對於【選民力量】的理念與行動,支持與反對的聲音也有。

反對的「民主派」人士(把「民主派」放在括號內,是因為經政改一役,這派別在每個人心目中已有不同的詮釋),主要認為我們的行動將搶走民主黨的選票,為「最大敵人」開路,最終坐大民建聯的實力。但實情是:我們沒可能「搶走民主黨的票」。

任何認同這說法的人,是公然侮辱民主選舉制度,大言不慚!選票永遠屬於選民;在公平的選舉制度中,一人一票。自稱被別人搶走選票的政黨,缺乏民主實踐的概念,是獨裁者。

【選民力量】在概念上搶不了民主黨的票,實戰上亦不可能。

我們主張於明年區議會選舉狙擊民主黨的候選人,旗幟鮮明。如此,支持我們的選民,均痛恨民主黨於政改方案的投票取向。要是痛恨,便沒理由在區選之日,把蓋印吸到屬於民主黨人的圓圈內。若然沒有【選民力量】的成立,反對民主黨的人只有三個投票意向:(一)任何民主黨以外的候選人、(二)白票、或(三)完全不到票站。民主黨不會天真的認為痛恨他們的人,還會為他們抬轎吧?!

故此,【選民力量】必須努力地宣揚理念,給原本被民主黨出賣而放棄投票的選民一個走到票站的理由,令投票率上升。高投票率,不正是支持民主選舉的人所渴望看見嗎?!

要投票率上升,還需一直沉默的選民甦醒,和更多合資格的市民變成選民,而我們堅信,一個新的組職就是最好的契機。

未登記做選民的,請盡快行動,發揮你的力量。


下載選民登記表格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Get a Life!

跟那些經常妄想別人所做的一切,皆為出位的人說:Get a Life!


雖說政治議題與生活緊扣,但生命中,實在還有太多有趣的事情可做。至少,我還有二百多頁《The Lost Symbol》未讀,四個season有多的《Lost》未看,無數的歌未聽、酒未飲、錢未賺,還有很多想聚未聚的朋友和親人待著。請不要井底觀天;見報暴光只是你認為值得興奮而已!別人的尺下,這些只是後遺,或達至更遠大目標的過程!


It’s the big picture! Don’t you get it?!


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讓思想一走了之

這個世界很奇妙。

一天,有人告訴你,他每天聽著你說話;他承認自己的思想或行為,多多少少被你薰陶。
此時,你心裏不禁暗喜。

一刻,你讀著別人的文章,發覺自己的思潮被他的文字激蕩。
此刻,你應該努力。

為什麼被你影響的人沒有看到影響你的人?
我不確定。

但既是如次,你應該讓你進步的思想宣揚;或甚,豐富它,然後再讓這些想法流傳開去。一個傳一個。

讓思想起步。讓它一走了之!

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33/34

如果歲月是神偷,那麼我們的歷練、經驗與瞼上的皺紋就是赤裸裸的賊藏。


實在聽過、經歷過很多人來人往的故事;現在只想到的是:無事常相見。

Saturday, August 28, 2010

還是黑色。

朋友在大氣電波的節目敘述了兩件最近他的親身經歷。

一、在升降機中,聽到某男子對另一人說:「我老闆今朝炒咗佢個菲傭」。

二、乘坐的士時,聽到司機在車內怒罵那個拖著小孩過路的菲籍傭人:「死賓妹」。


如果一個慘劇演變成一個更大的種族鬥爭,是一個更大的慘劇。


政府在星期一晚之後,迅速對菲律賓發出黑色旅遊警示,朋友認為這是帶頭仇視。說話惹來高登網民不喜,直插。


我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真會睇足政府頭行事;但無可否認,這舉動卻有翻動港人對菲人情緒的副作用。


縱使我相信這是一宗個別事件,不像其他國家有即時的人為或天災風險;可是,這個黑色旅遊警示還是要發。


美劇《The West Wing》的 Season One,有一集名為「A Proportional Response」。大綱是某國炸落了一架載有十數名美國人,包括總統私人醫生在內的美軍飛機。總統盛怒,要求轟炸對方國際機場作報復;但軍方並不同意,他們只建議彈頭對準敵方的情報機關和三個較低層次的目標發射。這是一個 「Proportional Response」 -- 成正比的回應。


Proportional Response 於國際間慣用;是一個尊嚴的宣示。


不知熟悉外交的人士是否同意對菲律賓發出黑色旅遊警示是個成正比的回應,但對於那個「笑是憤怒」的異國總統阿奎諾三世和一眾看低人命價值的菲國官員,黑色旅遊警示只是一個最基本的政治回應;「黑色」是危險,也是我們的心情。至於它會否加劇中菲人民的敵意,那是對我們的成熟和心智的一個測試。


若然你對涉及今次事件的菲律賓人而憤怒,然後將家裡的菲傭辭退,那就代表你跟那個只為一己私慾,而奪去無辜別人的性命的鎗手擁有同一樣的思為邏輯,一樣可恥。

Friday, August 6, 2010

這才是「政治現實」

八月一日於《民主鷹鴿論壇》,和民主鴿派論民主黨政改方案理據。

是!時隔個多月,還糾纏在這個議題上。

我方鷹派事前沒有分工,只是各自準備了一些資料與論據;與群眾的脈博相連,看形勢,隨心所慾。

三個小時的論壇,無論是我方代表,還是台下發言的觀眾,重點仍是集中在民主黨的誠信問題,而忽略了主辦單位的良好意願,討論已通過的政改方案。有人就此事後撰文批評論壇白白浪費了他的一整個下午。

那代表我們的表現不堪入目?我們沒有找住核心嗎?

我不同意;因為整個政改風暴的核心只有一個,就是從政者的誠諾。

香港的政改,由頭至尾,從沒法律或科學可言,一切皆為個人喜好。

那些中方代表或喉舌,一時說由全港市民選出,由區議員互相提名的新增功能組別,違反2007年的人大決定。然而,事隔數天,他們又可統一口徑,認定這是切實可行的方案。

當民主黨主動要求約見中方代表,直接與中聯辦談判的時候,基本法定明的「一國兩制」,已被這個口說擁護香港民主法治的政黨徹底催毀。何俊仁還學著林瑞麟的說話,厚顏無恥的說:這就是香港的「政治現實」!

還有,請告訴我,那一個定理/方程式說明,增加了五個功能組別的「民主成份」之後,跟著就有一人一票的真普選?!

說到底,政改步伐的步速與終點,跟本就是北大人的個人喜好。理性地討論政改方案的本身內容,就是浪費光陰。除非,我們轉談心理學!

然而,我們還是要繼續參與這些討論;唯有透果這些討論,我們才可時刻提醒市民那一個政黨違背誠諾。

你還記得為什麼厭惡民建聯嗎?

因為他們誠諾過07/08雙普選;他們誠諾過為雷曼苦主爭到底;還有很多...

朋友出賣你,你會跟他絕交。政黨出賣你,你就不再給它選票。

這是我們必需執行的「政治現實」。否則,我們幹嗎爭取普選?

Monday, August 2, 2010

行了萬里路;
(昨天,落地九個月的車,剛好行了一萬公里)

還未讀上萬卷書。

Tuesday, July 27, 2010

朋友在書展

一年一度,書展又到。今年,打破自己往年慣例,入場一逛。理由是身邊有好幾位朋友今年都有推出著作,所以選擇直接入場買書,以示支持。(如果你是真心「喜歡」、「支持」、「鐘意」、「欣嘗」一個作者或歌手,你是應該自掏腰包,而不是等人送。)<-- 此句跟我入場無關,因為我的動機純粹是撐朋友 =p


花了好幾百元,當中包括朋友:


陳樂榣《繪之貓書 - 尋樂貓》

我這個像貓一樣高傲的節目拍擋,又寫又畫有關貓的大小事情,合適不過。(動)物似主人形,未看書已猜到當中一二。況且,我不大喜歡貓,所以沒打算認真細讀;不過,我還是買了三本!!



Cuson《我的港女老婆》

實情是手頭已有一本,還是Cuson親身送上!還未看完,身邊已有兩位朋友爭相借閱。有預感這本會一去不回,決定自購一本旁身。況且,新買的一本會是特別的,因為我相信會得到作者的簽名!


馬草泥、星屑醫生《爆政 - 維園阿哥》

買了這本,也不知道自己會否看畢。此兩作者,我每星期最少見他們一次,說的講的都是書中的大同小異;其中一個馬生,更是我的節目拍擋,每星期也要坐定定被他的高頻率轟炸120分鐘,我相信看著他的文字,亦能幻想他雄辯滔滔時的表情、語氣或態度;閒時就讓自己閒著吧!但,如他倆再次出書,可考慮聲音書;我還是想聽能言善辯的人!



余迪偉《筆舉直插》

我想他真的有很多「朋友」,不用我撐了!尾二一日到會場,攤位的小姐告知著作已售馨。好在已一早撐過:書名的修正期間,總算有一個字的貢獻。



後記:為什麼《明報》這麼喜歡我的朋友,這麼願意為他們出書?!

Monday, July 26, 2010

一個不可計劃的晚上

兩個小時前,我站在這裡等車。

兩個小時後,我在同一地點,做同一動作。


事情該由今早零晨說起。


零晨三時多,離開銅鑼灣一卡拉OK。喝醉了,人有點不由自主,決定將車停放在路邊,讓他留落一晚街中。

朋友大概認為我的醉意不輕,堅持截車送我回家。坐在三個人的中間,自己彷彿被挾持了。的士到達家中,在下車前一刻,發覺掉了車匙。想了想,或許遺留在剛才的夜店。回家致電卡拉OK老闆,嚷他幫我找找。在他回電通知前,我已呼呼入睡。

下午醒來,朋友來電說,原來車匙跌在的士內,他已幫我拾起保存,下次見面時還我。

晚上出發,拾回棄車,打算順道灣仔吃飯。小巴等了又等,可是連續三輛也客滿;最後跳上一輛巴士。

在巴士途中,發覺少年癡呆再次發作,忘了帶後備車匙上路。

不想下車折返的同時, 又想起自己很久沒到九龍城,最後選擇到朋友在九龍城的家取回正印。

拿過車匙,吃過晚飯,乘車到銅鑼灣取車。

成功坐上棄過的車後,一心駒車回家。在路上的第一個燈位,左眼驟然有點痕癢,擦兩擦,望望鏡,發現眼睛輕微發炎。既然身在家外,便決定到葯房買含Chloramphenicol成份的眼藥水。

車子停在葯房門口,下車進去前,按習慣按動車匙上鎖門的鈕。

「喥喥!」 清脆的聲音從車子傳來。

買過眼藥水,不消一分鐘,步出藥房的同時,按動車匙上開門的鈕。

「......」

再按。

「......」

再按一次,還是完全沒有反應。

是車匙沒有電?還是車上開鎖的感應壞了?為什麼前後不到一分鐘,車子完全默不作聲?是向我昨晚的遺棄報復嗎?

門身沒有鎖匙孔,根本不能手動開門。

嘗試在附近兩條街走走,看哪裡有那些扁身的圓型電芯;可是,尋遍不果。最後,還是逃不過乘車回家拿來那條本應一早跟身的後備車匙。

返家拿過,再次折返銅鑼灣。

這是為什麼在兩個小時內,會在同一地方等車的原因。

今趟,要等的小巴沒有客滿,終可跳上。期間,我有想過破口大罵那個司機,因為他真的把我「chok」住「chok」住。


到達車了停放的位置,拿出後備車匙按鍵。

「......」

再按。

「......」

難度我真的要按預感:叫拖車,然後在街上呆等半小時或以上?!

忽然,心念一轉,醒覺平時在車門上的把手旁有一條小罅,難道將那小部份移開,便是鎖匙孔所在?!

決定一試。果然!

將鎖匙插進匙孔內,轉。

「噠!」鎖開了。

心喜,立即打開車門。誰知,車子的保安系統在嘩嘩地叫!

我明白這是第一次插入的正常反應,但我倆畢竟是合法注冊。弄不著讓這麼多旁人知道吧!

即時反應,按下車匙上開門的鈕。呀!它真是在跟我玩著!它真的有反應!不叫了!

接著,試試兩條車匙上的開、關按鈕。多正常地運作。

好了,它的脾氣該發完了。我們快快樂樂地會家去。

Wednesday, June 2, 2010

We Talk & We Act

為了狙擊商台賣身民建聯之作《十八仝人愛落區》,香港人網推出深宵節目《一切從錢銀出發》死釘, FM101網台成員協力被捕。商台、網台首次正面交鋒,但沒有 iPhone,上了街就聽不了人網,商台那邊又做假(玩預錄),最後只能在家耳聽兩個電台,眼看人網討論區!其實整個傳媒生態的巨變,就發生在眼前!
記者:馮敏兒 攝影:伍慶泉、馮敏兒

蕭若元人網起革命
「人人都是義勇軍,就可以玩殘你一個商台!」人網的林雨陽說發展下來已經不是針對商台,而是反功能組別、反保皇黨、反不公義。蕭若元更興奮地形容網台可以隨時「吹雞」,「就當是發動一場啟蒙運動,慢慢影響某些人的思想,其中一個就是長毛,把他從左傾轉向市場經濟。」他更批言:「你的成功就是你的失敗,你將被你的成功因素和方法所綁死,現在用 20人做新聞,將來是一萬人做新聞,傳統傳媒最後一定步向死亡,正如香港唱片業一樣抵死!這個新世紀,要鬥的是創意、新的知識,其他一切都唔重要!你看現世的霸權多容易被推翻,只一個概念!」不但網上電台,「我還要告 TVB多年來摧毀香港創意工業!」

只待智能手機時代
「網台前途無可限量,根本無得悲觀。」林雨陽斬釘截鐵:「傳統電台節目做了幾十年都一樣有人聽,全因為慣性,但我們這一代都習慣上網,好的電台節目可以下載,為甚麼還要定時定刻聽收音機?只等全線智能手機普及,像現在的 iPhone和 Android般已有 Apps(應用程式),簡單到只要按兩下,就能聽到人網檔案,比電腦還快。收音機還有用嗎?全港有一千萬部手提電話,香港有多少部收音機?」蕭若元續說:「遲些我們還可以在 iPhone、 iPad看到人網視訊和參與討論區,一上車就插在機座,即變收音機。」 林雨陽指:「大氣電波始終受限制,但網台不受電訊條例規管,我可以大講粗口(就如解放了的長毛)。電台贏電視,勝在靈活性,我們贏電台,因為我們比之更靈活。」蕭若元:「人網全民人人手執一個 iPhone,只要某某發現黃宜弘在中環某處食飯,就可以召集網民前去包圍。只須通過一個免費下載的 Apps,就可即時上載網台,中間遲緩不過四至五秒,完全突發,每個人都是一個電視台。」 「有乜事即時有幾部攝影機對着你!」蕭若元解釋早前呂智偉在立法會門外控告 18歲 o靚妹嚴敏華恐嚇佢「殺你全家!」查實有片為證,她說的其實是:「共產黨會殺你全家!」「這可以是溫馨提示啊!」蕭若元強調:「無得立法規管,你要立法便首先要界定甚麼是電台,電視台?有聲有畫?那 YouTube、 facebook就先要關門,除非你跟內地一樣,變成內聯網,但香港還可以閉門嗎?」

網上電台龍頭
潮流總有興衰,但蕭若元則滿有信心:「每樣功能都有一個代表,除非你有創新,才能取而代之。現實是,你可以上無數的網上電台,但事實上你唔會!每天看即時新聞、上 YouTube、 facebook、維基百科,已經令你很忙。香港有幾百個網台沒意思,據 www.alexa.com的統計,全港網台中,人網獨佔95%,從人網分出去的 Our Radio也佔了餘下 5%的一半。人網全世界排行 4,833,香港排 27,前面全是功用網站,以網論網,商台差啲睇唔見,以大眾傳媒而言,只有《蘋果日報》、 TVB和《東方日報》在前,後者要不是加了個即時股票報價,已被人網追過,而《蘋果》網站的開支最少是我們的 30倍!如非大陸禁制(要懂「翻牆」才能聽到),更唔得掂!人網做了六年有此成績已很難得,現在還在蝕本,不過每月平均支出約 30萬,現在開始有 20餘萬廣告收入。」人網直播節目可達五千多人收聽,下載總數 30萬至 50萬是常數。這個 6月,人網就會變身電視台,只要有一個機頂盒,而人網的海外華人勢力更勁,單單反高鐵現場直播,已夠人網名震海外。
不過基地設在朗豪坊地庫的 radiodada則持相反態度,代表 MC仁:「我們死都唔涉及錢銀轇轕,純為興趣,甚至可在車上做節目打游擊,小眾如潛水界、飛鏢界都可以來開個節目。」

地區網台變出藝術觀塘
台灣網人看過 FM101hk.org的廣播還以為觀塘是一個藝術都市,這就是 FM101的基調。成員梁穎禮其實是「意色樓」樂隊的創作主音,雖然他們也很激進,搞社運、保社區、反高鐵,總是走到最前線。而 FM101也不但是網台,還是另一個民間電台,會周期性被海關充公 FM發射器,觀塘和港島東區的街坊扭開收音機,隨時會在空氣中相遇。當地區性網台最終變成海外華人的鄉音,傳統電台又怎會沒有存在價值?不過根據電訊條例第 106章,連收聽非法電台也是犯法的!老蕭所說的「天涯若毗鄰」這回可換作「毗鄰若天涯」。
「我夢想一個世界盃的『爆粗球評』,咁先夠激,夠過癮!」( MC仁)

蕭若元計劃搞一套可以擊潰全世界教育
蕭若元計劃搞一套可以擊潰全世界教育系統的「抄功課.com」,「大家將古往今來全部功課上載其中,通過程式改動令老師無法認出,所有功課都可以抄,因為所有功課都有人做過,結果『做功課』系統崩潰,整個教育制度被連根拔起!在新世界,互聯網幾乎有無限的記憶,真正要教的是如何最快地從網上找到資料,並懂得分辨真偽和有效使用,這才是做學問。你現在只要給我 5分鐘,我就可以半專家身份發言!」 「美國音樂製作人說,十隻歌就可以開一個網站,每隻歌幾毛錢就可以下載,而他們可是第一線的明星歌手。然後網站再向電視買時段,例如向無綫買一個小時時段,專播網台歌曲,過程中不讓制度從中獲利,不要再搞唱片工業了!所有多媒體的生意,其實都是由音樂內容建立出來的副產品,今天的大眾媒體只要有錢還可以『買得通』,但你好難買通網上電台!」( MC仁) 蕭若元的人網建立了一個系統,你可以在家製作,只要好聽再拿來人網發放,即可接觸大量聽眾,劉天賜、馬草泥就是這樣「加盟」了人網。 「法國早前為搞法式矽谷,搞了個全球創意網站設計比賽,香港代表包尾,原來因為香港人用盡所有頻寬,結果外地完全不能進入香港;印度人相信每一網站都是一次轉世,第二生命,一次重建人格的機會;將來的宗教在網上發生。」
( MC仁)

Source: 蘋果日報

Tuesday, June 1, 2010

功夫

我認為三十歲前,是練功的階段。
三十歲後,應有一身武功,就算不好,至少也不要差,可以下山與人比拼。

跟別人切磋,不一定會贏。贏了當然好;輸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只需反醒、修正,務求更上一層樓。因為,越打只會越強;來日方長,還會遇到很多場。

活到現在,參透了幾招,還不錯。

一、事不關己,己可不關心 – 人天生八卦,導致我們自找多餘的煩惱。實情是世上有許多事情,你大可以不理;不理也不會對你有影響。只需記著這招的重點在於「可」:什麼與己無關的事,你還要去管,在乎個人的判斷與修行。

二、自嘲 – 有誰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弱點?!若然能對準自己的弱點狠狠重擊,別人再攻,你已經習以為常。

三、有來有往 – 相信這是一個公平的世界,沒有人能擁有一切。Give and Take 永遠存在,只是未必每次由你選擇。如你有選擇的機會,不要損人利己。因為,從別人處搶走一些,自己必定會失去一些......若然未報,時辰未到而已!

Monday, May 24, 2010

走了一小步

零晨,決定走一個下午想走但沒有走的圈。
踏上馬路的一瞬,一陣涼風迎面而來。心念一轉,嘗試走一條未走過的路線。
低、低、平、高。低、平、高、平。終於,覆見起跑的原點。
這條路,短了;要排出體外的汗水也同樣。
不是。
身上好像沒有沾上一點汗水,但我確定這條路,走得比平常的艱苦。
回到家裡,脫下外衣,的確,她沒有像以往般濕透。
走動後,腦內一片空白。坐著坐著。
忽然之間,發現自己全身汗水,像沒關制的水喉般,不停流動。
原來,當自己不停走不停走的時候,你感覺不到自己有進步多少。直至,停下來之後,你才明暸那些步履不會白費。
哪怕,它只是很少的。
期待下月之旅。

Sunday, May 23, 2010

乜嘢?扮晒有嘢!

花了人生寶貴的一分鐘看了政府推出的2012政改廣告。那段片名為《信任讓夢想成真》。

我有這樣的回應:
video
《仍能情深愛上(劇場版)》有什麼意思?

扮晒有嘢嘅答案是:比人撕爛咗件衫,自己「直」咗,又揾到真愛,未嘗唔係一件好事。

實質答案是:懶係有嘢,其實關乜叉事?!!

Monday, May 10, 2010

正義長存 真理必勝

有說,錢是奮鬥最大的原動力。
或許...
沒有錢的原動力可以更偉大,無限大。

網台鬥商台 玩殘民建聯節目


以卵擊石的還會有這個:

正如那天當商台的車隊希望籍著行經「維景灣畔」內的私家路擺脫我們,誰猜得到我們當中,有人正是該處住客。
套用商台副主席俞小姐愛說的一句:「正義長存,真理必勝」。

5.16 投票

Friday, April 23, 2010

麥浚龍 與 顏福偉 的啟示

兩人也熱愛唱歌。
兩人屋企也有錢。
兩人也自資出唱片,而我信每張唱片埋單結數,兩人都要蝕錢。

分別在於 品味。

一個有...


一個沒有,而且是 完~全~沒~有~...

所以,請不要盲目追求金錢;敬請裁培品味。

Wednesday, April 21, 2010

慾念願望定得太多 ?!

我想將facebook內的一個程式,放在一個特定的位置,方便別人看到。嘗試又嘗試,結果,仍是攪不來。

望望時間,原來已用上一個多小時。沒了時間,也蝕了不知該用什麼單位來衡量的心神。花了心神,也多了怨氣。

這些怨氣,來自一個小時前的一個慾念。

這個慾念的根源,是希望自己的一些想法,好讓朋友更易看到。

或許,我們的慾念願望定得太多!為了追求這些那些自己想要的東西,害得「自己的」壓力也提升了。

想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安樂窩,用盡辦法,開源節流;東張西望,找間低息錢莊;以為儲滿首期,卻發現樓價又升。所謂的安樂窩,不知換來了多少個不安不樂的日子?!

眼前出現一個似是合得來的人,夢想和他/她會編織一份自己喜歡的浪漫;翻來覆去,最終選擇放棄現有情人;兩人分家分產分朋友。為追求虛無漂渺的憧景,捨掉實在的感情。

有沒有想過,我們本來就不應跟網絡供應商周旋;要打電話的時候,只需要拿起家中聽筒按鍵,亦不會斷線。

我們本來就不需要擔心嚥下的食物會否殘餘過量農藥,吃下會否患癌;往時的食物,都是自己種的。

我們本來就不必要閱讀大量投資公具的說明,也不會每天看著股市浮浮沉沉;錢存到定期戶口,便賺了個安心。

直至有一天,突然發現別人的東西很不錯,如果自己亦可擁有,或甚比他得到的更多,這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

由那天開始,我們的生活便會改變,渴望得到很多屬於自己的。

控制不了的外來的憂慮已夠多了,還有必要自行強加嗎?!


後記:今個星期的60minutes,Andy Rooney也講起慾望(Desire)

Saturday, April 17, 2010

五區公投

關於五區公投,沒什麼貢獻。唯一可做,只是過去數個星期六,犧牲少少玩樂時間做了這個節目。

還有四個星期。

5月16日

投票

Friday, April 16, 2010

Tuesday, April 13, 2010

Quiet

有一些心情,不自知。直至有一刻,你從反射中看得清澈;就如某一天,你發覺鏡子裡的那個人,老了。


「過了愛做夢的年紀,轟轟烈烈不如平靜」
- 《沒那麼簡單》黃小琥


「我不想逃,安靜就好」
- 《我不想逃》樊凡

Sunday, April 4, 2010

FuCX

你想找一份工,每星期無論上班一天,還是五天,你還是得到一萬元的人工嗎?而且,一天還是五天是你自行選擇,只要找得到替工便可。

很想,很想!因為這是多麼好的一份工!

先別說老闆是對你特別呵護有加,還是他自己搵自己笨;「好」是因為你佔了他的便宜。

你或許會想:若人家付錢給你,作為有良心的人種,你還應該每星期上足五天的班。公平交易,誰也不欠誰。

但是任何一個有理性的人,總希望工作越少,回報越大。若不,你不會聽到大家在農曆新年間,會互相恭祝對方「不勞而獲」。

你想「不勞而獲」,但又不希望自己變成一個完全廢人,每天待在家中,等待每月出糧的日子。況且,閒著的時間越多,花錢的機會越大;既然一萬元已經袋袋平安,自己也有大量的空閒時間,那不如找多一份工!(呀,貼切點來說,這是秘撈!)

以上的工作,不是虛耩,也不是像較早前澳洲昆士蘭旅遊局公開招聘,全球三十萬人競逐的「全球最筍工」般那樣難遇。若你有興趣,請緊貼國泰航空的招聘通知,下次他們再請機倉服務員,記緊應徵!

你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會投訴國泰的服務了!因為每月自行選擇飛不滿70小時的機倉服務員正在秘撈,而為乘客服務的員工,正是每月飛超過70小時,拿著額外補水,「overworked」的機倉服務員。

這樣懂得計數的員工,配合這麼蠢的僱主,你自己想想日後還選擇乘坐國泰嗎?!

Wednesday, March 31, 2010

不要神化張國榮

時近四一,哥迷思念之情再次泛起。縱使七年已過,情懷不滅。
最近,有心無意,看了很多關於張國榮的文章;有些有名有姓,有些轉載引述。無論前或後者,選在這些時候發表,不用他想,文章也是滿載歌頌之意。
很多,還留在心。
哥迷的個人抒發,雖主觀,但對於每一個聽著哥哥歌大的人,總是認同。

可是,不知是否七年光景,令人印象模糊;還是大家以為哥哥「升天」,定當與觀音、普薩、黃大仙等作伴,彷彿在仙境處,每天賜予世人力量與動力。有時,讀過這些文章,彷彿感受到作者說:「沒有他,豈有我?!」

我愛哥哥的藝術修養,我愛他的舞台魅力,我愛他的大膽前衛,我愛他的聲線眉目,我愛他的一絲不苟。
可時,我也愛他對狗仔隊的跟縱而大發雷霆,我愛他偶爾令人不安的傲氣,我愛他曾經沒有承認自己喜愛男人。

我就是喜歡張國榮有血有肉。一個令人欣賞、折服,同時帶有缺點的藝人。

video

Tuesday, March 30, 2010

萬水千山縱橫

工作後和同事傾計,從節目,到愛情,至男人。最終落在這裡:

哪個男人不豪情?!
多謝霑叔。

Sunday, March 28, 2010

Do we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從政的目的是將個人的理念宣 揚,植根於別人;感染的人越多,越是成功。
若你同意這個前題,你可繼續往下看。
粗口出於口中,是言語; 而政治往往就是透過言語去激發。能夠感召別人就是大家「speak the same language」。說粗口的政治人能拉近同好此道的選民,彼此更覺投契。可是,卻極有可能與「潔淨的人」越拉越遠。
有人說,如果一個人因為 別人說粗口,而漠視其固中含意,是無知。同樣,如果一個人因為說粗口而導致別人聽不到他的真義,是無為。
理念一致的人,不會因為 「粗口」而離棄你。
一個付責任的從政者不只是跟理念一致的人說話,更重要是說服其他人。
一個有前瞻性的選民,亦 應該希望自己喜歡的從政者受到廣泛人支持,因為這樣代表你所奉行的一套得到認同。
從政者沒有可能在每個議題,與大多 數人「speak the same language」;但至少不粗口就是「universal language」。

Saturday, March 27, 2010

訓練

若你是一位老師,看見同學打架,你定必上前制止,然後好好給他們一個教訓。

若你當人父母,看見子女在打架,你也會喝止,並或慨嘆何來自己育有那麼不生性的小朋友。

如你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行為,請你再用心想想。

記得大學時期,上過一科《Family Science 201》,當中有一課是這樣說的:獨生子/女比擁有兄弟姊或妹的人快樂;因為他們得到父母全部的愛。

有關這個說法,其實到現在我也不肯定認同。

我不能肯定獨生子/女是最快樂,但我肯定他們最吃虧。

因為所有非獨生子/女都必定曾經跟自己的兄弟姊妹打架,就算未曾打架,至少也曾吵架。由我懂得自主行動以來,我跟比我年長兩歲的哥哥,吵過無數次,打過上百次;我們的戰績包括家中牆上的一個兩呎乘兩呎破洞!!

這些大人不能接受的行為,是可貴的成長訓練;既不用錢,代價又不高。

長大後,我們會置身各式各樣的環境,遇上千奇百怪的人物。他們的行徑與舉動,無從估計;有時會失驚無神對你漫罵,甚至向你動粗。身處這個奇幻的世界裡,我們身不由己,就是會遇到一些變化,一些莫名其妙的變化;若你自少得到這些練習,那刻,你就不會驚、不會亂。

信我!因為從未練武的我還能健在,就是多得那十數年間,和哥哥那些不定期的訓練。

Friday, March 12, 2010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學,懂了什麼?

土瓜灣塌樓,全城關注,關事不關事的人一致認為政府應加大力度應付舊式樓宇。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也不得不承認塌樓事件「是一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這些失修最嚴重的舊樓中,住了香港最弱勢的社群,最需要我們特區政府關懷」。

塌了一棟樓,死了四個人,終於學懂面對問題。

請問,什麼時候才到教育問題呢?

西九龍中心內,母親掟女落樓後跳樓的悲劇,也奪去一條性命,破壞一個家庭,做成一個女童心靈的永久創傷。事件的原委不是什麼絕症婚外情,而是簡單的一個四歲小童的升學問題。難度這又不值特區政府一顧?!

回歸十三年,你印象中有不止一個老師受盡工作壓力而跳樓身亡;你不會忘記有無數個大學、中學、什至乎小學生因為學業壓力而放棄生命。現在,範圍終於擴大到家長了。即是,在活於這個教育制度內的人,每一個都是輸家。

香港的教育制度是我認知的地區中最覆雜的一個。直資、津貼、官立、私校。傳統學校、國際學校。學能測驗、中三淘汰試、中五會考。中中、英中、中中英文班;你的所謂微調,我們就「大吊」。自行分配學位、統一派位。還有母語教學、三三四。總之,你的唔三唔四,我們就比你攪到唔生唔死。

就算學生及家長成功完成以上挑戰,最後也極有可能因為大學學額不足,被逼報讀展翅、Ivey、副學士等沒多人承認,但價錢昂貴的畸胎課程。還記緊不要忘記,有多少開辦這些課程的機構被點名批評!

西九龍中心悲劇的背後正正就是一個四歲女童經過面試後,不被英基接納的結果。這些小一面試相比大人見工的面議更為攻於心計;房內的兩角,分別放些玩具和書本,拾起書本代表你更愛念書,被取錄的機會更大。遞交的portfolio,不為看你的作品,只求知道你考獲多少証書。

小朋友要精修琴棋書畫,具備德知體群;聽講讀寫,缺一不可。不要忘記,他們只是一支沿筆比他們的手指還要粗的四歲小朋友哦!!制度顛學校顛,侷住家長陪你一齊顛。十多分鐘的面試,家長花了無數精神、時間、金錢、心力、體力。一生的前途,恍彿就在面試結果的通知書。
其實,我們的教育可以簡單點嗎?!

學校分那麼多款式,制度改那麼多次,結果還不是清一式的價值觀?講不起文化,談不到理想,長大後,每個人只有向生活低頭。《武剛車紀》的老總Kenneth Leung說:「整個教育的狡滑處,是你讀書時是別人賺你的錢,你讀完書就去賺別人的錢,學科都是訂出來給人謀一職半位之用,並非真學。」更可悲的現實是,我們的人均生產總值比澳門還要低,因為他們有很多睹場!那你會學當荷官嗎?你大概不會,因為你已被這個充滿偽學的教育制度瞞騙了。

早前,有一對夫婦兩次違抗法庭命令,不讓小朋友上學;我真的理解他們。誰說,在學校集體上課定當比在家私人授教優勝?!

要學習不如先學教育。

Saturday, February 6, 2010

繆思、邱比特與周公


已經是第三天。望著久未更新的網誌,忽然歉咎。
究竟還要冷落它多久呢?!
我不知道。
處女煩人,寧交白卷,也不塗鴉。
煩人每朝望著及時的晨光,從簾隙中到訪,卻沒一天等到繆思的光臨,多麼無奈!
其實繆思邱比特是否失散了的龍鳳孖胎?!兩神擁有共同特性,來無踪去無影。

這一刻,如沒兩神,唯有自求快樂,主動相約周公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