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A performance of last year

這個是半年前在《毓民棟篤串之尋找不該的故事III消滅黃毓民?》的暖場演出。
是第二場,也是第二個script。


短短半年,形勢波譎雲詭。即將於2月26日舉行的《毓民棟篤串之尋找不該的故事IV票債票償》又會是另一個故事。

今次的嘉賓將是【選民力量】。

P.S. 事實是我跟毓民早有勾結。哈。

Thursday, January 20, 2011

2011 爆發政能量

親愛的成員及志工們:


由去年九月二十日至今,【選民力量】正式成立剛好四個月。


短短四個月,一身疲憊。


要說的道理,說過了。要明的,已明白。不要明的,永不想明。


我很喜歡【選民力量】這個名字。它的奇妙之處是正反兩面均可適用。認同我們理念的選民,可發揮力量,用選票量化我們的付出。相反,否定我們的選民,也大可發揮其力量投票給別的候選人。從定案【選民力量】那一刻,引証我們沒有私心,一齊皆以選民的決定為依歸;我們真正體現民主。


政圈這片是非地,經常無風起巨浪,明刀暗箭從四方八面而來,就算高度戒備,也難倖免。還好,我們沒有遍體鱗傷。面對冷嘲熱諷,肆意抹黑,我們從不害怕,只是有點累吧?!


選舉越是臨近,打壓越是強烈;未來日子,我們可能會犯錯。但我深信,縱使是一個人的問題,大家會一起面對; 一個人的困難,大家會一起解決。我們是一個團隊,輸贏都在一起。


這一年,就樣我們轟轟烈列地大幹一場。成功與否不重要,至少我們曾經挺身而出,大聲告訴香港誰是出賣我們的政黨,勇敢地承擔結果。


2011,爆發政能量!


祝 安好

雨陽


快樂抗爭


P.S. Some words inspired by a declaration from Ms. Vivian Chow


Monday, January 17, 2011

2011的第一份禮

這是2011年收到的第一份禮物。
發生在1月6日星期四深夜。
不知是歷蘇腳頭好,還是天娜真的「大波」;總之,那晚望住個counter不斷向上升,向上升,最後,按奈不住,索性自己refresh好了。那一刻,在《五個一夜情》的chatroom內,有破紀錄的人數:1,736!
除了感謝,還是感謝。萬分。

Sunday, January 16, 2011

一早做政事

以下是昨天(15/1)寫下的稿。
落筆時也察覺用澳門來比較帶點牽強。不過,為了某些從來睇錢份上的香港人,這個方法可能更直接易明;所以「夾硬嚟」咗一次。
不過信奉求其命的我,還是依賴突如其來的反應:「我知妳善忘同埋善變」。


多謝主席,同時亦都要多謝民主黨。因為如果唔係民主黨喺舊年6月,投咗神棍嘅一票,我哋呢一班支持香港民主發展嘅朋友都好難有機會濟濟一堂,喺星期六嘅朝早,聚首喺呢個議事廳,縱使我哋明知不何為而為之。


今日我哋喺討論《行政長官選舉(修訂)條例草案》同埋《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兩條獨立嘅條例草案,偏偏被安排捆綁喺同一個會議舉行。行政長官代表行政機關, 立法會係立法機關,由民主黨喺舊年選擇出賣選民、背棄盟友,同特區政府捆綁式談判兩條原本獨立嘅條例草案開始,我哋就知道,兩個本來互相制行嘅機關,註定只可以狼狽為奸。


特區政府喺舊年十月公佈咗兩個選舉辦法嘅細節之後,坊間主要集中討論屬於立法會,所謂「超級區議員」嘅提名門檻同埋選舉開支上限,而提及行政長官嘅產生辦法就相對零聲落索。理有好簡單,因為傳媒覺得冇嘢好講。一來全港700萬人就得1200人有得選,二來,跟本成個方案,由09年11月第一次提出直到舊年6月投票通過之後,原封不動。因為民主黨棄兵曳甲,投票通過嘅時候,丁點都冇修訂過,即係民主黨支持一個比05年時候提出,更倒推嘅一個方案。因為05年嘅時侯,起碼個選舉委員會都提意增加到1600人啦。


一國兩制全世界只有中國實行,所以除咗澳門,好難搵到另一個地方同香港類比。澳門有60萬人口,選舉委員會有300人,即係0.05%,係好少㗎。不過都多過香港成三陪,因為跟據而家嘅草案,我哋700萬人,得1200人有得選特首,少過0.02%。難怪,近年好多香港人羨慕澳門人,一海之隔,人哋近幾年嘅人均收入不斷上升,每年淨袋五,六千蚊。澳門人不斷向上流,香港人就係比呢啲出賣香港嘅政棍一手推到我哋向下流。所以冇民主就冇民生!


今日我就用民主黨創黨元老司徒華先生嘅一句名言:「成功不必在我,功成其中有我」送比民主黨。自從你哋喺去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屠殺誠信之後,我哋知道爭取民主嘅政黨已經撒手塵寰。我哋一定會鼓動選民,發揮力量,全力接好民主棒!



經常說議會生活不是我杯茶;一早九點,口齒不清,嚴重窒脷。還是覺得越夜越美麗。


還有,慢必和劉嗡的發言緊隨。



Friday, January 7, 2011

那年投票的二三事

退出後,從沒留戀。只是近排看見很多報導,不禁想起那年的經歷。
這篇文章是自己的記憶回收。寫畢,掙扎了很久是否要把它公開。最後,做了這個選擇;經過去年,民主黨轉軚一役後,我認為選民有必要知道每個政黨背後的故事,好讓我們日後更立體地思巧。

******

「黨內無派,千奇百怪」。


第一次聽到這句說話,是從鄭宇碩教授口中。三年前,在他城大的辦工室裏。

2007年1月4日,公民黨的港島支部執委進行第一次選舉,兩大陣型對決,結果我方敗陣。事後,鄭教授與我們相談了一句鐘,安撫我們。


安撫,不是因為我們得不到支部內, 那些超級政治明星的「黃袍加身」;未能得到他們的「獻身」,以授權票方式,為那些從未出現過的「隱影黨員」投票。


安撫,又不是因為我們做了一個很出色的powerpoint presentation,而仍然輸給另一方,那段廿五分鐘,「口行行,得口講」的事前拉票。(由衷地說,直至四個鐘頭前,重看presentation,自己也驚嘆為何當天能夠做出這樣的一個競選工程?!Still proud of our team! )


鄭宇碩安撫我們,是因為他事後知道當時的秘書處作弊。


我們當天手執證據,秘書處收到授權票後,「通水」給另一候選團隊,我方所得的授權票數目、被授權人及授權人身份。


在投票前一天,我們曾經親到秘書處,要求出示屬於我方,已遞交的授權票時,總幹事的答覆竟是:「遺失了,找不到」。但兩小時後又回電說,授權票已找回,歡迎我們隨時檢閱。

我們就是敗在一個人治的選舉制度。


我們就秘書處的舉動,向支部主席提出指控。就在投票會議進行前兩小時,主席相約了那時的暫代秘書長,兼外籍法律顧問,「解答」我方所提出的指控。 遺憾的是,秘書長乃秘書處的話事人。


我們經常聽到泛民中人批評政府:「自己人查自己人」。 那天的結果,其實「未審已判」。最經典的「判詞」是:我們已 “deposit” 的授權票,秘書處有權不交還或不需向我們出示。


曾經,我們想過召開紀律聆訊。但,黨魁說:「你咁樣個黨就會散㗎啦。」為了這一句,我們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我們希望「團結」;我們體諒那時創黨不足一年,還有未善之處;我們相信這個政黨仍會健康成長。


回想,我遺憾當天沒有提出紀律聆訊。


那年,總部秘書處干預支部選舉,今年不是再一次發生在新西支部嗎?若然,當日有了紀律聆訊,歷史會否避免重現?!


我不確定。


但至少我肯定隨後每個選舉,無論是那一個地區支部也有不多不少的爭拗!2008年底,又一次的港島支部選舉,竟可發生同一個人,同時競逐主席和副主席兩個職位!


就這種種,自己不禁質問:為何一直以為民爭取民主的政黨,從沒勇氣或能力面對自身的問題,而導致惡果一屆傳一屆,越滾越大?!


看著那些政治人物猛烈批評,由中國政府主導的香港選舉制度如何不濟,真的唏噓嘆息。嚴人寬己比比皆是。從來以為高調「欽點」領導人只是共產黨的習慣,原來......


「黨內無派,千奇百怪」是毛澤東的名句; 或許鄭宇碩一早也意會自己身在另一個「共產黨」。


video
這是經過修剪,剔除人名後的presentation .mov版。說真,用powerpoint present配上口述,效果強十倍!
這些提議至今仍然適用,可惜從沒有人實行。
另,仍然留住總幹事寫給黨魁的報告及自己的筆記;但不懂刪除人名,暫且不公開了。

Wednesday, January 5, 2011

選民力量來電 林雨陽留言

Be water, my friend.


Thanks Lifeguard for doing this voluntarily.

Here's also 劉嗡's earlier recording.